Ginger

现在觉得不值得。

如果所有痛苦,哪怕只是一点点感觉到痛苦思绪,都是被安排好的,那太可怕了。难得收获了连续几天的清醒,一些事物立马变得异常尖锐锋利。刺痛使我相信,他是属于未来世界的,我多么希望我也是。

我不知道我怎样才能稍稍靠近那个光点,因为任何一点接近都使我从回忆里对温情的迟疑中抽离,生生被拉扯到新鲜的梦境的陌生里。这只是一个入口,我发现我时常将自己卡在一个不义之地,对鲜红的美好的跳动的,她心底的,像吕宋鸡鸠胸口的羽毛一样泣血般惊人的透明果冻视而不见。

我只是把他们归到不聪明的分类里,像是恶人觉得杀死一个傻子也无妨的想法,我在蔑视和嘲笑,这一切我也该会有的人类的情感,如果是由他们生发,则来自于我的伤害也无可厚非。

不知道是什么束缚住了我可怕的想法,把我拉回道德和对因果的恐惧之中,看不清周围,也找不到出口。

但是都会有一个出口的,你说是吗,像是晕倒后从毛孔里挣扎出来的苍白的汗珠,也是出口。

立春

泡泡说  「坐在百货商场五楼的露天吸烟区,我和他恳切地向对方剖白自己,从未如此坦诚,如此舒适,从交谈中我们都明白了我们一直是对方在探寻自我之路上的工具,也明白了我们一直都更爱自己。这促使我们放下了心里高举的枪,并且热泪盈眶。」

泡泡又说  「其实根本没有,根本没有交谈,我二十岁时只会用接吻来解决一切情感问题。所谓深谈不过是种一厢情愿,我知道。」

春风斩说 「二十岁所有交谈都是自问自答,对交谈对象的挑剔仅仅类似于对一首背景音乐的挑剔。」

我哭了,吻过的嘴唇永远成为不了我。我可能以后不会再见到他们了。我,我难过,我想快快快快长大。

出口

发布了长文章:出口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不聪明的人谈恋爱

发布了长文章:不聪明的人谈恋爱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放假了

发布了长文章:放假了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如果下一秒就必须死去

发布了长文章:如果下一秒就必须死去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安全牌

发布了长文章:安全牌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轻割席

发布了长文章:轻割席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At Least It Means Something

发布了长文章:At Least It Means Something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

喝酒

发布了长文章:喝酒

点击查看

不推荐